客服電話:0757-2996 9660

海關法規
海關總署2018年第194號公告解讀
文章來源:佛山AGapp保稅物流中心_佛山首家保稅物流中心  發布時間:2018-12-21   

出台背景 

1.電子商務法即將實施,國務院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係列政策出台

2018831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通過《電子商務法》立法,《電商法》將於201911日起實施。《電商法》第二十六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從事跨境電子商務,應當遵守進出口監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第七十一至第七十三條對促進跨境電子商務發展提出了要求。

201811月,關於跨境電商的新政策陸續出台。112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延續和完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政策並擴大適用範圍,擴大開放更大激發消費潛力;部署推進物流樞紐布局建設,促進提高國民經濟運行質量和效率。1128日,商務部、財政部、海關總署等六部委發布了《關於完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監管有關工作的通知》(商財發[2018]486號);1129日,財政部、海關總署、國稅總局發布《關於完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政策的通知》(財關稅[2018]49號),同日財政部、海關總署等十三部委發布《關於調整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清單的公告》。

在此背景下,海關總署於1210日出台第194號公告,明確跨境電商海關監管要求,以與《電商法》和上述文件相配套,形成“後《電子商務法》”時代跨境電商監管政策體係。海關總署2016年第26號公告同時廢止。

 

2.關檢融合

2018年,國家推動出入境檢驗檢疫係統與海關合並。自420日起,出入境檢驗檢疫係統統一以海關名義對外開展工作,一線旅檢、查驗和窗口崗位要統一上崗、統一著海關製服、統一佩戴關銜。

20184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商品檢驗法》進行修改,刪除其中不符合關檢融合現狀的過時內容。

海關總署2016年第26號公告發布時,關檢融合尚未開展,故公告不包含檢驗檢疫監管要求;隨著關檢融合工作的深化,《關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有關監管事宜的公告》需要將檢驗檢疫監管要求囊括在內。

 

主要內容

194號公告,基本上以2016年第26號公告為底稿,一方麵根據2019年跨境電商監管政策進行了修改,一方麵基於關檢融合背景增加了檢驗檢疫監管要求,除此之外,對部分原有內容根據近年來的海關規定進行了微調和規範化/細化表述。分述如下:

1)與商財發[2018]486號等文件相配套,形成2019年跨境電商監管的新要求

主要包括:

 

第二條中關於各企業主體資質許可證的規定

 

將跨境電商相關企業納入海關信用管理

 

第四條明確直購進口和保稅進口商品按照個人自用進境物品監管

 

第六條第二項增加了“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主體

 

第八條提出施加電子簽名的要求

 

第十三條與稅務新政相配套,認可申報企業代收代繳稅款資格

 

新增“跨境電商”轉關模式和商品在保稅區之間的流轉模式

 

明確了對涉嫌走私等行為的監管要求

 

2)增加檢驗檢疫內容

主要包括:

 

第十九條明確“對需在進境口岸實施的檢疫及檢疫處理工作,應在完成後方可運至跨境電子商務監管作業場所”

  

第二十五條明確對臨期或不適合境內銷售的商品實施退運或銷毀

 

3)原有規定的調整或文字規範化

主要包括:

 

“個人”改為“消費者(訂購人)”

 

第二條將企業事先向所在地海關提交相關材料的要求改為必須在所在地海關注冊登記

 

將國際貿易“單一窗口”歸入企業傳輸三單數據的平台類型

 

第八條將進口和出口分開表述,綜試區出口可采用“清單核放、匯總統計”方式,跨境電商出口新增施加電子簽名要求

 

放寬匯總申報的時限要求

 

第二十四條將26號公告第十八條中的“現行規定”改成了“有關規定”,為未來出台相關規定預留了空間

 

用語解釋部分,將各類企業細分描述,概念更加清晰,並新增了訂購人、國際貿易“單一窗口”的含義解釋

 

 

對相關企業的主要影響

新公告基於近年來的跨境電商試點經營,對於跨境電商的監管更加規範,強調企業的主體責任,對跨境電商零售商品的質量和安全提出要求。同時,根據企業的實際需求,對原有監管規定實行了便利化調整。各類企業在開展跨境電商業務時,有了更加明確的合規依據。

1.對電商企業

①第194號公告規定境外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應委托境內代理人向該代理人所在地海關辦理注冊登記,以前在境內沒有代理人的電商企業應當注意防範合規風險

②跨境電商企業納入海關信用監管,同時,公告第二十九條針對涉嫌走私、傳輸虛假信息、為二次交易提供便利等違法違規行為明確了監管辦法,企業應當遵守法律法規進行操作,避免打擦邊球,以規避風險。

③在海關注冊登記後,要“接受海關稽查”(2016年第26號公告僅要求“接受海關後續管理”),要求更加嚴格。

④明確允許符合相關條件在保稅進口模式中相關零售可以跨區域流轉,同區域企業間可進行流轉。

2.對支付企業

公告規定:銀行支付機構應具備銀保監會或者原銀監會頒發的《金融許可證》;非銀行支付機構需具備中國人民銀行頒發的《支付業務許可證》,支付業務範圍應當包括“互聯網支付”。支付企業應重視相應許可證的辦理,否則將麵臨無法正常開展業務的風險。

3.對物流企業

公告規定:物流企業應獲得國家郵政管理部門頒發的《快遞業務經營許可證》。直購進口模式下,物流企業應為郵政企業或者已向海關辦理代理報關登記手續的進出境快件運營人。物流企業應注意許可證的辦理和續期,以規避無運營資質帶來的風險。

影響:進一步明確物流企業主體資質。

4.對現在的保稅倉儲企業

公告規定:海關可以采取視頻監控、聯網核查、實地巡查、庫存核對等方式加強對網購保稅進口商品的實貨監管。因此,保稅倉應與海關聯網,滿足視頻監控等監管條件。相關企業可作為代理人繼續申報《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申報清單》。

 

附:海關總署2018年第194號公告各條內容與2016年第26號公告的對比

194號公告原文

相對201626號文的變化

為做好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監管工作,促進跨境電子商務健康有序發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商品檢驗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等法律法規和《商務部   發展改革委 財政部   海關總署 稅務總局   市場監管總局關於完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監管有關工作的通知》(商財發〔2018486號)等國家有關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相關政策規定,現就海關監管事宜公告如下:

依據的具體政策文件有變更

一、適用範圍

 

(一)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消費者(訂購人)通過跨境電子商務交易平台實現零售進出口商品交易,並根據海關要求傳輸相關交易電子數據的,按照本公告接受海關監管。

沿用,僅修改了文字表述

二、企業管理

 

(二)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物流企業、支付企業等參與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業務的企業,應當依據海關報關單位注冊登記管理相關規定,向所在地海關辦理注冊登記;境外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應委托境內代理人(以下稱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向該代理人所在地海關辦理注冊登記。

跨境電子商務企業、物流企業等參與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業務的企業,應當向所在地海關辦理信息登記;如需辦理報關業務, 向所在地海關辦理注冊登記。

26號文列出企業要事先向海關提交的材料,新公告未列出,但要求企業必須在海關注冊登記

物流企業應獲得國家郵政管理部門頒發的《快遞業務經營許可證》。直購進口模式下,物流企業應為郵政企業或者已向海關辦理代理報關登記手續的進出境快件運營人。

新增規定

支付企業為銀行機構的,應具備銀保監會或者原銀監會頒發的《金融許可證》;支付企業為非銀行支付機構的,應具備中國人民銀行頒發的《支付業務許可證》,支付業務範圍應當包括“互聯網支付”。

新增規定,來自海關總署公告2018年第27

(三)參與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業務並在海關注冊登記的企業,納入海關信用管理,海關根據信用等級實施差異化的通關管理措施。

新增規定

三、通關管理

 

(四)對跨境電子商務直購進口商品及適用“網購保稅進口”(監管方式代碼1210)進口政策的商品,按照個人自用進境物品監管,不執行有關商品首次進口許可批件、注冊或備案要求。但對相關部門明令暫停進口的疫區商品和對出現重大質量安全風險的商品啟動風險應急處置時除外。

適用“網購保稅進口A”(監管方式代碼1239)進口政策的商品,按《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清單(2018版)》尾注中的監管要求執行。

新增規定

(五)海關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及其裝載容器、包裝物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實施檢疫,並根據相關規定實施必要的監管措施。

新增規定

(六)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申報前,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或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支付企業、物流企業應當分別通過國際貿易“單一窗口”或跨境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台向海關傳輸交易、支付、物流等電子信息,並對數據真實性承擔相應責任。

26號文要求通過跨境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台傳輸數據,194號文改為通過國際貿易“單一窗口”或跨境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台

直購進口模式下,郵政企業、進出境快件運營人可以接受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或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支付企業的委托,在承諾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的前提下,向海關傳輸交易、支付等電子信息。

增加了“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

(七)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商品申報前,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物流企業應當分別通過國際貿易“單一窗口”或跨境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台向海關傳輸交易、收款、物流等電子信息,並對數據真實性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同樣增加了國際貿易“單一窗口”

(八)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商品進口時,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或其委托的報關企業應提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申報清單》(以下簡稱《申報清單》),采取“清單核放”方式辦理報關手續。

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商品出口時,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應提交《申報清單》,采取“清單核放、匯總申報”方式辦理報關手續;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內符合條件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商品出口,可采取“清單核放、匯總統計”方式辦理報關手續。

《申報清單》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貨物報關單》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沿用規定,跨境電商綜試區出口增加“清單核放、匯總統計”報關方式

按照上述第(六)至(八)條要求傳輸、提交的電子信息應施加電子簽名。

施加電子簽名為新增要求,來自海關總署公告2018年第56號、2018年第113

(九)開展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業務的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應對交易真實性和消費者(訂購人)身份信息真實性進行審核,並承擔相應責任;身份信息未經國家主管部門或其授權的機構認證的,訂購人與支付人應當為同一人。

沿用

(十)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商品出口後,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應當於每月15日前(當月15日是法定節假日或者法定休息日的,順延至其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將上月結關的《申報清單》依據清單表頭同一收發貨人、同一運輸方式、同一生產銷售單位、同一運抵國、同一出境關別,以及清單表體同一最終目的國、同一10位海關商品編碼、同一幣製的規則進行歸並,匯總形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出口貨物報關單》向海關申報。

允許以“清單核放、匯總統計”方式辦理報關手續的,不再匯總形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出口貨物報關單》。

26號文要求在每月10日前匯總申報,並要求第12月的清單匯總應當於當月最後一個工作日前完成,新公告將匯總時間延後5天,不再要求第12月的清單匯總應當於當月完成。

26號公告要求“依據清單表頭同一收發貨人、同一運輸方式、同一運抵國、同一出境口岸,以及清單表體同一10位海關商品編碼、同一申報計量單位、同一幣製規則進行歸並”,新公告不再要求依據“同一申報計量單位”,增加“同一生產銷售單位”、“同一最終目的國”,並將“同一出境口岸”改為“同一出境關別”

(十一)《申報清單》的修改或者撤銷,參照海關《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貨物報關單》修改或者撤銷有關規定辦理。

除特殊情況外,《申報清單》、《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貨物報關單》應當采取通關無紙化作業方式進行申報。

沿用

四、稅收征管

 

(十二)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海關按照國家關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政策征收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完稅價格為實際交易價格,包括商品零售價格、運費和保險費。

沿用

(十三)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消費者(訂購人)為納稅義務人。在海關注冊登記的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物流企業或申報企業作為稅款的代收代繳義務人,代為履行納稅義務,並承擔相應的補稅義務及相關法律責任。

申報企業也可作為稅款的代收代繳義務人;代收代繳義務人要承擔相應的補稅義務及相關法律責任

(十四)代收代繳義務人應當如實、準確向海關申報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商品名稱、規格型號、稅則號列、實際交易價格及相關費用等稅收征管要素。

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申報幣製為人民幣。

沿用

(十五)為審核確定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歸類、完稅價格等,海關可以要求代收代繳義務人按照有關規定進行補充申報。

沿用

(十六)海關對符合監管規定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按時段匯總計征稅款,代收代繳義務人應當依法向海關提交足額有效的稅款擔保。

海關放行後30日內未發生退貨或修撤單的,代收代繳義務人在放行後第31日至第45日內向海關辦理納稅手續。

沿用

五、場所管理

 

(十七)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監管作業場所必須符合海關相關規定。跨境電子商務監管作業場所經營人、倉儲企業應當建立符合海關監管要求的計算機管理係統,並按照海關要求交換電子數據。其中開展跨境電子商務直購進口或一般出口業務的監管作業場所應按照快遞類或者郵遞類海關監管作業場所規範設置。

新增規定:開展跨境電子商務直購進口或一般出口業務的監管作業場所應按照快遞類或者郵遞類海關監管作業場所規範設置。(來自海關總署公告2017年第52號)

(十八)跨境電子商務網購保稅進口業務應當在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或保稅物流中心(B型)內開展。除另有規定外,參照本公告規定監管。

沿用

(十九)對需在進境口岸實施的檢疫及檢疫處理工作,應在完成後方可運至跨境電子商務監管作業場所。

26號文為“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的查驗、放行均應當在監管場所內實施”,新規定區分檢疫場所與跨境電子商務監管作業場所。

(二十)網購保稅進口業務:一線入區時以報關單方式進行申報,海關可以采取視頻監控、聯網核查、實地巡查、庫存核對等方式加強對網購保稅進口商品的實貨監管。

新增規定

(二十一)海關實施查驗時,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跨境電子商務監管作業場所經營人、倉儲企業應當按照有關規定提供便利,配合海關查驗。

沿用

(二十二)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可采用“跨境電商”模式進行轉關。其中,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所在地海關可將轉關商品品名以總運單形式錄入“跨境電子商務商品一批”,並需隨附轉關商品詳細電子清單。

新增規定,26號文未涉及跨境電商轉關模式

(二十三)網購保稅進口商品可在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或保稅物流中心(B型)間流轉,按有關規定辦理流轉手續。以“網購保稅進口”(監管方式代碼1210)海關監管方式進境的商品,不得轉入適用“網購保稅進口A”(監管方式代碼1239)的城市繼續開展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業務。網購保稅進口商品可在同一區域(中心)內的企業間進行流轉。

新增規定,來自海關總署公告2018年第52

七、退貨管理

 

(二十四)在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模式下,允許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或其委托的報關企業申請退貨,退回的商品應當符合二次銷售要求並在海關放行之日起30日內以原狀運抵原監管作業場所,相應稅款不予征收,並調整個人年度交易累計金額。

沿用

在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模式下,退回的商品按照有關規定辦理有關手續。

“有關規定”原為“現行規定”

(二十五)對超過保質期或有效期、商品或包裝損毀、不符合我國有關監管政策等不適合境內銷售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以及海關責令退運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按照有關規定退運出境或銷毀。

新增規定

八、其他事項

 

(二十六)從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業務的企業應向海關實時傳輸真實的業務相關電子數據和電子信息,並開放物流實時跟蹤等信息共享接口,加強對海關風險防控方麵的信息和數據支持,配合海關進行有效管理。

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及其代理人、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應建立商品質量安全等風險防控機製,加強對商品質量安全以及虛假交易、二次銷售等非正常交易行為的監控,並采取相應處置措施。

跨境電子商務企業不得進出口涉及危害口岸公共衛生安全、生物安全、進出口食品和商品安全、侵犯知識產權的商品以及其他禁限商品,同時應當建立健全商品溯源機製並承擔質量安全主體責任。鼓勵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建立並完善進出口商品安全自律監管體係。

消費者(訂購人)對於已購買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不得再次銷售。

新增規定

(二十七)海關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實施質量安全風險監測,責令相關企業對不合格或存在質量安全問題的商品采取風險消減措施,對尚未銷售的按貨物實施監管,並依法追究相關經營主體責任;對監測發現的質量安全高風險商品發布風險警示並采取相應管控措施。海關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在商品銷售前按照法律法規實施必要的檢疫,並視情發布風險警示。

新增規定

(二十八)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物流企業、跨境電子商務監管作業場所經營人、倉儲企業發現涉嫌違規或走私行為的,應當及時主動告知海關。

新增規定

(二十九)涉嫌走私或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參與跨境電子商務業務的企業,應配合海關調查,開放交易生產數據或原始記錄數據。

海關對違反本公告,參與製造或傳輸虛假交易、支付、物流“三單”信息、為二次銷售提供便利、未盡責審核消費者(訂購人)身份信息真實性等,導致出現個人身份信息或年度購買額度被盜用、進行二次銷售及其他違反海關監管規定情況的企業依法進行處罰。對涉嫌走私或違規的,由海關依法處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對利用其他公民身份信息非法從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業務的,海關按走私違規處理,並按違法利用公民信息的有關法律規定移交相關部門處理。對不涉嫌走私違規、首次發現的,進行約談或暫停業務責令整改;再次發現的,一定時期內不允許其從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業務,並交由其他行業主管部門按規定實施查處。

新增規定

(三十)在海關注冊登記的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及其境內代理人、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支付企業、物流企業等應當接受海關稽核查。

監管力度加大,26號文為“接受海關後續管理”,新公告改為“接受海關稽查”

(三十一)本公告有關用語的含義:

 

“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是指自境外向境內消費者銷售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境外注冊企業(不包括在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或保稅物流中心內注冊的企業),或者境內向境外消費者銷售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商品的企業,為商品的貨權所有人。

“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是指開展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業務的境外注冊企業所委托的境內代理企業,由其在海關辦理注冊登記,承擔如實申報責任,依法接受相關部門監管,並承擔民事責任。

“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是指在境內辦理工商登記,為交易雙方(消費者和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提供網頁空間、虛擬經營場所、交易規則、信息發布等服務,設立供交易雙方獨立開展交易活動的信息網絡係統的經營者。

“支付企業”是指在境內辦理工商登記,接受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或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境內代理人委托為其提供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支付服務的銀行、非銀行支付機構以及銀聯等。

“物流企業”是指在境內辦理工商登記,接受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跨境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委托為其提供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物流服務的企業。

企業劃分更為精細,描述更加清晰

“消費者(訂購人)”是指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境內購買人。

新增名詞解釋

“國際貿易‘單一窗口’”是指由國務院口岸工作部際聯席會議統籌推進,依托電子口岸公共平台建設的一站式貿易服務平台。申報人(包括參與跨境電子商務的企業)通過“單一窗口”向海關等口岸管理相關部門一次性申報,口岸管理相關部門通過電子口岸平台共享信息數據、實施職能管理,將執法結果通過“單一窗口”反饋申報人。

新增名詞解釋

“跨境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台”是指由電子口岸搭建,實現企業、海關以及相關管理部門之間數據交換與信息共享的平台。

沿用

適用“網購保稅進口”(監管方式代碼1210)進口政策的城市:天津、上海、重慶、大連、杭州、寧波、青島、廣州、深圳、成都、蘇州、合肥、福州、鄭州、平潭、北京、呼和浩特、沈陽、長春、哈爾濱、南京、南昌、武漢、長沙、南寧、海口、貴陽、昆明、西安、蘭州、廈門、唐山、無錫、威海、珠海、東莞、義烏等37個城市(地區)。

新增說明

(三十二)本公告自201911日起施行,施行時間以海關接受《申報清單》申報時間為準,未盡事宜按海關有關規定辦理。海關總署公告2016年第26號同時廢止。

26號文的剛發布就要求實施,新公告1210日製定,1月份開始實施

境內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已簽訂銷售合同的,其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業務的開展可延長至2019331日。

預留了1個季度的緩衝期